现金网-现金网网址-现金网平台

400-8888-8888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DOTA故事」——DOTA世界中英雄背景排名
2020-02-11 05:12:50

  卡尔德,远古冰魄,是时光之外的冰冷投影。他来自寒冷的无尽虚空,目睹宇宙诞生,见证宇宙终结。卡尔德是夕在,今在,永在的无上力量。我们的所有认知,所有自认为强大的事物,在永恒的卡尔德看来,不过是最细微最无力的附和。

  世间有这样的传言,随着宇宙的老化并走向衰亡,卡尔德的力量和光芒也将变得更强——远古冰魄将更加年轻,更加强大。他对冰霜的控制能够冻结一切事物,他的投影放出的光芒异常夺目。他将不再是魂魄,而是神!

  按照官方给出的信息来看,冰魂无疑是背景最大的英雄,用科学的话来说,冰魂应该就是熵的具象化,越混乱熵值越大。

  万物的发源之前,有这样一个存在:一个原初意识,无穷无尽、无边无垠又神秘莫测。随着宇宙隆隆地形成,这个意识逐渐分裂,溃散。其中两个最大的碎片,被称为天辉和夜魇,发觉彼此是注定的冤家,他们开始扭曲所有造物,为他俩的斗争助阵。

  随着战事和灾厄威胁到新生的宇宙,又有个碎片形成了意识。将自己命名为泽特,这个智慧寻求大分裂的解决,让一切回归完美的统一。惊异于同胞相斗的天性,泽特聚集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在瞬间的闪光中,它的威力碾压了它的手足,将大战的双方封入了一个天球,再将他们推入黑暗,进入一个平凡世界的外围轨道。宇宙恢复了和谐,但是泽特的力量只有一丝得到了保留。将目光锁定到监牢上,泽特决定使用衰弱的力量时刻守望,直到时间的尽头。数不清的千年过去,守护一直存在。

  月下的世界中生命在繁衍生息,而散发柔光的月亮里囚禁的威胁早已被遗忘,就像泽特为了扼制他们所做的努力一样。随着监牢内囚徒无休的争斗不停地回荡,牢笼的表面开始震动,开始逐渐破裂。泽特衰竭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控制住裂缝,月亮最终分崩离析。监牢中的远古住民向外逃逸,他们的冲突再度展开。

  泽特受到监牢爆炸的波及而被抛向最远的边际,昔日囚徒的不谐能量改变了它。它不再是单一的形态和思维,它的存在分裂而四散,有些较弱,有些较强,相互靠着短暂的意识弧光连接。挣扎着压制自身的不和,泽特向它同胞日渐激烈的冲突加速前进,同时矫正自己分裂的意识,向同一个结局努力:原初意识的所有方面必须再度结合,否则在大战全面蔓延后一切都逃不过毁灭的命运……

  按照官方给出的信息来看,天穹守望者是宇宙诞生时产生的原初意识之一,和天辉与夜魇是三兄弟,然后为了宇宙的和谐封印了这两个熊孩子。遗迹之战完全是因为天辉和夜魇的影响,而天穹守卫者封印了他们,实力不言而喻。

  许有人会问:“这个世界是如何形成的?”在所有现存世界中,为什么这个世界的属性如此奇特,如此多样化,其中的生物,文化和传说更是数不胜数呢?“答案,”有人低语道,“就在于巨神们。”

  这些原初的先祖在宇宙形成伊始就已在世——即使他们并非创世的见证,他们降世时耳中也是回荡着创世的巨响。带着宇宙原初力量的印记,他们最大的愿望是自己创世者的生涯能得到延续。所以他们转而承担了改造事物的任务:捶打、鼓风、加热、塑形,一切全凭意志。事物改造后如果失去了挑战性,他们就会提着工具转向自己,修正自己的思想,锻炼自己的灵魂,提高自身的忍耐力。现实本身就是他们锻造的终极目标。但是,在这样的过程中,他们有时也会犯错。在施展雄图大志时,错误总是不可避免。

  我们所知的上古巨神是伟大的创造者,他曾在创世的熔炉研习。在磨砺技艺时,他打碎了一样东西,无法修复、只能放弃的东西。他陷入了自己破碎的世界,这也是他自己破碎的灵魂。他滞留所在的位面里全是参差不齐的碎片和漫山遍野的裂缝,还有其他从初生宇宙裂缝中散落的失落残片。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众所周知的世界形似一座小岛,岛上尽是失事船只上的幸存者,现在这些落难之人早已在历史长河中被忘却。世人虽无记忆,但是自责的人除外。他将永世寻找方法去完成修复工作,寻找再次与他残破的灵魂结合的方法,寻找修复世人和世界的方法。这就是我们所知的上古巨神。

  按照官方给出的信息来看,上古巨神是创世者中的一员,是在宇宙形成后锤炼世界的存在,所有的世界都是按照他们的意志打造的。

  世之纱需要长期细心的照料,以防止其变得残破;因为一旦它散开了,整个世界就将毁于一旦。编织者的工作就是保持创世之纱的紧密,用现实之网修补它的破损。他们同样要防止那些在创世之纱的缺口上产卵或者侵蚀创世之纱的虫子,只要编织者稍微分心,这些家伙的幼虫就能吞噬掉整个宇宙。

  斯吉茨格尔是一名大师级的编织者,负责维护一块小补丁的紧密。然而这项任务并不能满足他,他经常唠叨过去那些原始的创造工作,对干完活就走人的世界纺织者也是颇有微词。他想创造,不想只是维护——他想按自己的设计编织出自己的世界。他开始在他负责的区域上做手脚,逐渐不能自拔,他的胆子也愈发的大,甚至私自改动了世界纺织者编织的图案。

  最后,守卫者来了,毁掉了编织者所作的一切,直接从创世之纱上去除了这一块,然后重新编织,却不让他参与其中。斯吉茨格尔现在孤身一人,被种群所弃,换做任何其他编织者,都会备受折磨。然而斯吉茨格尔却无比愉悦,因为他终于自由了,能够自由的创造,重头开始。他创造新世界所需的所有材料都触手可及。他只需要从缺口处将现在的世界撕裂。

  按照官方给出的信息来看,地穴编织者是一个族群,应该也是属于创世者中的一员,只不过和上古巨神职责不同,是维护世界平和的存在,没了网世界就完蛋了。而且就他打算自己做创世神来看,实力不容小觑。

  艾欧存在于所有地方和世间万物之内。敌人们诋毁它为灭绝者,学者们则尊崇它为闪动的神圣之眼,艾欧同时在所有位面存在着,它们可以在任何时候将自己身体的一小部分转化为物理存在。 就像伟大的双子骑士“暗”与“光”,还有一位来历已淹没在时间中的远古旅者一样,精灵守卫艾欧也是宇宙的基本法则,比时间还要古老,来自凡人无法理解的领域。艾欧不仅仅是物质内部的吸引力和排斥力的结合,它是将实体连接在一起的电荷的直观体现。只有将这些力量进行可控的扭曲,艾欧才能在物理位面被人感受到。作为一股善意、乐于合作的力量,艾欧将它的力量与其它人绑在一起,让盟友的力量得到强化。它的心思深不可测,它的力量无法想象,艾欧在物理位面穿梭着,是神秘宇宙的完美体现。

  谜团的背景正如同其名字一样,无人知晓。只有一些流传下来的故事和传说,但大多数都不可信。事实上,关于谜团的各种故事,都只是寥寥的描述,神秘无比:他是宇宙之力,世界的吞噬者。他是虚空中的存在,有时会以物质形态出现,其它时候则以非物质形态存在。他是同时存在于多个位面的生物。在有的传说中,他曾经是一个试图解开宇宙之谜的伟大炼金术士,但最后却因为自己的傲慢而受到诅咒。在其它传说中,他来自远古,是一种不可思议的重力生命体,是来自原始黑暗的扭曲声音,在宇宙中的第一丝光线诞生前就存在的深渊化身。还有更古老的传说,说他是第一颗崩塌的恒星,产生的黑洞变成了有知觉的复杂存在,他的动机无从得知,他的力量无法阻挡,他的存在就是毁灭之力本身。

  根据背景介绍并不能看出到底是什么法则,但官方给出的漫画上告诉我们他是黑暗的基本法则,是光明的对立。

  他座下是一骑白马,他是无尽千阳之辉,他就是光之守卫。早在许久以前,伊扎洛就挣脱了将他束缚在浩浩原初谐律之内的其他远古力量,从而由原始位面逃离,在宇宙的黎明,本是无形力量的他萌生了知觉。如今他高举承载着光之力量的辉光之杖,同时奔走在所有的位面,将追寻着他的混沌抛在身后。乍一看去,他似乎是一个无法稳坐于马上的衰朽老头,然而掩藏在这副外表下的却是他高贵的真身。只有在面对混沌和黑暗军团的挑战时,他的全部力量才会显现出来。原初之光从体内迸射而出的一刻,他也将再次化身为璀璨的力量之芒。

  作为一名被上千个世界中无数战斗洗礼过的战斗大师,混沌骑士来自一个遥远的上层位面,在那里,宇宙的基本法则都能被直接感知到。在所有的法则中,混沌是最古老且最不知疲倦的——永无休止的搜寻着被他称为“光”的存在。很久以前,“光”违抗初始之契约离开了起源的世界,在其他世界开始了他的旅途。现在混沌骑士在一个个位面之间穿梭,无论到哪里,他永远都在搜寻然后抹杀“光”的存在,将其无数次的抹杀,然后进入下一个位面继续他的搜索。带着自己的铁甲战马“天劫”,带着疯狂的暴怒冲进战场,从宇宙的混乱中吸取力量。他就是混沌在物理位面的化身,并在有需要的时候他会召唤其他位面的自己,这群黑暗骑兵的齐冲如同自然之力一般无法阻挡。只有当一个世界中所有“光”的存在都被彻底消灭,他的搜寻才会结束。混沌骑士的铁蹄所到之处,死亡随之同行。

  背景介绍同样很明显了,他就是混沌的化身。虽然是追杀“光”的存在,但黑暗法则已经明确,所以背景信息已经很确切了。

  艾欧、光法、谜团、混沌这四个都是从上古巨神身体分裂出去的法则,也是属于宇宙诞生之初的存在,而且是宇宙最基本的法则的具象化展现,实力肯定是爆表的。他们的存在也在一定程度上奠定了上古巨神的地位。

  现在这些都是一些创世之初的存在,是属于DOTA世界背景第一梯队的,以后还会为大家接着做之后的排名,希望大家多多关注。

  PS:DOTA英雄故事会接着为大家讲述宏大的DOTA世界的故事,会为大家尽可能的铺开一个辉宏的世界。

  在这里希望大家点一波关注,以便可以第一时间看到最新的更新消息,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更新的最大动力。

联系人:张经理

手机:13800138000

电话:020-88668888

邮箱:mojocube@qq.com

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天粤垦路88号